旧灯

◆杂食无差党,注意防雷。有金是初心绝不退坑,二福是真爱一定要嫖。
◆欢迎勾搭。

【东喰】普通的我与不普通的日常4

  收拾完最后一桌的桌面,店里的客人都已经散了,我缩在小天使身边,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盯着我的西尾,有点害怕。
  不过我后来才知道他看谁都这眼神,除了贵未。
  
  门口挂着的风铃响了几下,一个打扮十分特立独行的男人走进来,其实这都是美化的说法,俗称杀马特,小天使叫了他一声呗先生,我努力回忆了一下这人,然后想起是面具店的店主。
  能给小天使做出如此炫酷的面具,果然很有个性,各种方面。
  
  “唔……没有味道,是新来的吗?”
  呗一边将手里的面具放在桌上,一边看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双手搭在身前,老实的不能再老实。
  突然间右手被对方牵起,呗看着我手腕上的纹身,一字一句念了出来:“赞颂我王的苏醒,毁灭即是新生?”
  这就是不能把小天使名字纹在手上的原因,因为入另一个坑更早,虽然纹了之后差点被家里打死,但倔强的我绝不后悔……
  其实还是有点后悔的,可是纹的时候一腔热血,又痛了那么久,怎么可以又痛一遍把它洗掉!
  这不就等于痛了两次无事发生吗!
  坚决不做无用功的我把它留了下来,还好当时中二过了头纹的是德文,要是中文恐怕忍痛也得洗,不认识的文字就像符号,羞耻度明显降了好几个档。
  呗念完这句,我瞬间对他刮目相看,又看到他脖子上也有纹身,这句纹身我倒是记得,顺口背了一遍,呗悠悠抬眼,“你很有意思呢。”
  “您也挺有意思的。”
  
  呗没多说什么,把修好的面具让小天使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转身离开。
  目送对方离开,我看到小天使的眼神也在往我手腕上瞟,干脆伸到他面前让他看个够,某个瞬间小天使的眼神似乎变得乌沉沉的,但抬起眼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最近想的东西太多,又看花眼了吧。
  我算了算时间,小天使被抓应该就是这段时间了,和店长通了气之后,四方开始常驻安定区。
  
  过了一段时间,预料之中的壁虎+绚都双人组偷袭果然还是来了,店长那天有事出了门,四方惯例暗中观察,以为万事大吉的青铜树跑过来闹事,然后被四方暴打一顿,灰溜溜地跑了。
  当天晚上,打扫完被乱斗弄得一塌糊涂的安定区,我拉着小天使走在回家路上,看着满头黑发的小天使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
  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来,但这事暂且告一段落,隔天一个名叫万丈数一的喰种找上门来,说是利世以前的手下,我这时才突然想起,小天使变喰种的真实原因其实是移植了利世的赫包。
  所以那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来着……
  我怎么知道啊!
  用脑这事真不是我的长处,每次绕进去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绕不出来,我果断选择放弃。
  于是小天使带着万丈和月山准备去找帮他做手术的嘉纳医生打探消息,说实话月山还敢来安定区实在超乎我的想象,让人不得不佩服他这举世无双的城墙脸皮。
  小天使无视我想要跟去的眼神,一根根掰开我扒拉着他衣角的手指,他们出门之后咖啡店里就剩我和一堆喰种。小天使在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他一走我就莫名慌张。
  依赖心理要不得。
  
  “柳枝你有空吗?”董香拿着一张单子朝我走来,“店里的方糖用完了。”
  “诶?是要我一个人去吗?”
  不行的我一个人绝对会迷路的。
  “我和你一起去。”
  那还好……不对和董香单独相处哪里好了?!
  除了小天使以外的喰种都令人害怕。
  我忐忑不安的跟在董香身后,乖巧到根本不敢和她搭话,走到一半的时候董香顿住脚步,转过头来看着我。
  “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但也太奇怪了吧。”
  “……”果然除了小天使以外的喰种都令人害怕。
  “从外表来看明明就是人类,可身上却没有任何人类的味道,完全没有让人想吃你的欲望……”
  那还真是谢谢您的不吃之恩了……
  我刚想打个哈哈让这个话题赶紧过去,面前就多出了两个人影。
  壁虎,绚都。
  
  我错了和董香单独相处真是太令人开心了,你们俩从哪来回哪去吧,不要来打扰我们谢谢!
  在他们出现的同时,董香眼疾手快将我拉至身后,做出防御的姿态面对二人,我对她的后脑勺投去感激的目光,决定以后再也不说她令人害怕了。
  然后董香毫无疑问地输了。
  她靠在墙壁上大口呼吸,捂着腹部的伤口怒视绚都,对方一脸嚣张地回视她一眼,用赫子将她钉在了墙壁上。
  
  好凶残,一点都没有姐弟爱!
  我惊恐的看着周围,试图寻找逃跑的机会,可惜的是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息。
  完了,难道我今天又要凉在这里了吗?
  放弃抵抗闭上眼,缩在墙壁上等着被对方的赫子打死,壁虎的声音不大不小传入耳中:“这个女人怎么处理?”
  哪个女人啊啊啊啊……!
  “多多良先生说要把她完整地带回去。”
  诶?
  完整地带回去?我刚打算睁开眼睛看一眼,瞬间失去意识陷入昏迷。
  
  好痛!
  再次醒来是在一间废弃工厂一样的房间,红色的晚霞透过老旧的玻璃窗穿落地面,映得地上的灰尘更加厚重。
  我的手一撑到地面上,瞬间满手灰尘。
  “你醒啦~”
  一张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的脸伸到我面前,甜美的女声从绷带后传出,我被吓得往后仰去,后脑勺撞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她的名字也从脑海中窜出,芳村艾特。另一个名字叫高槻泉,畅销书作家。
  “别害怕嘛,我们先谈谈怎么样?”艾特捧着脸看着我,两个黑洞似的眼睛格外诡异。
  我……我能怎么办,当然是听她的话啊。
  “你想谈什么……”
  话音刚落,手腕被艾特抓起,她看着我手上的纹身,又念了一遍意思。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像是会八国语言一样,有文化了不起吗!
  事实告诉我有文化还真是了不起,艾特巴拉巴拉讲了一堆,跟洗脑一样让人觉得她说得超有道理,最后她来了一句:“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我什么也不知道谢谢。”
  笑话,我像是那么容易被洗脑的人吗。
  
  空气突然弥漫起沉寂的气息,一直安安静静站在旁边当背景板的多多良在艾特的示意下来到我们面前,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我又往后缩了几步。
  艾特的眼睛弯成诡异的弧度,声音像是包裹毒/药的蜜糖一样甜腻渗人:“干你啊。”
  我……我怂了,抱住她的大腿开始痛哭流涕:“你希望我知道些什么啊!”
  我什么都说!
  
  “唔,你的背景查不到呢,从哪来的?”
  “偷渡来的!我从种花家那边被强行偷渡过来的!”
  “种花家哪的?”
  “胡建的。”
  “那和多多良是老乡呢,所以你和金木是什么关系?”
  “粉丝和偶像的关系!我缠着他不肯放的!”没想到东喰居然还有除了霓虹以外的国家。
  “你把他当偶像?为什么?”
  “因为颜好即正义啊!”
  艾特问了一堆问题,我一边害怕一边话说一半,虽然知道自己的智商肯定在艾特面前不够看,但她问什么我就交代什么岂不是凉的更快!
  得到答案的艾特站起身来,我缩在墙角觉得自己就像是惨遭蹂躏的小姑娘,她问多多良绚都他们在哪,多多良说在西栋。
  
  他们在我面前毫不顾忌地交谈,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我脑袋晕晕乎乎,他们说的东西太深奥,中间还夹杂着一堆暗号一样的词句,我完全听不懂。
  说了半天艾特对多多良吩咐一句守着我,然后自己走了。
  多多良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一言不发的样子,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和四方有点相似,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就剩我们俩,我试探性扶着墙壁想站起来,然后在对方冰冷的眼神中又蹲了回去。
  腿都要麻了呜呜呜。
  
  “咕噜——”
  肚子比我直爽,它无所畏惧地在多多良面前发出了饥饿的声音。
  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不饿才怪。
  我瑟瑟发抖地瞄了多多良一眼,试图用普通话和他拉关系:“兄弟你胡建哪里的?”
  没反应,难道不会讲普通话?
  可是正所谓八闽互不通,种花家那么大,隔个几十里地的方言就不一样了,我怎么知道我那的方言他听不听得懂……
  无奈换回日语,“我饿了。”
  多多良沉默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作为喰种你们居然还有手机?!这不科学!
  刚这样想,然后想起小天使他们也有手机,还有电脑。
  “……”对不起是我的刻板形象太深刻了。
  多多良拿着手机似乎是在打字,我抱着膝盖跟小白菜一样扎根在了墙角,等他把手机放回口袋,我又问:“你是在和谁聊天吗?”
  “没必要舍近求远,和我聊也可以啊,我超能说的,什么都可以聊,你看既然我们都是种花家的,曹植说的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对吧,看在大家都是老乡的份上……”
  细微的声响从他身上传出,黑红色的赫子在背后微微晃动。
  “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闭嘴!”

——————————

jj解锁无望,并且被劝诫不要写东喰……

但是我绝对不会妥协的!总有一天我要写个长篇有金!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谁来教教我怎么发txt,这个短篇我都弄好txt了,然而发不出来……我的百度云复制不了链接【流下了菜鸡的眼泪】

评论(1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