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东京喰种】The Norns

100fo的点文, @泉镜花 大宝贝儿点的二福原女向,单相思(二福单相思)。

标题来自北欧神话命运三女神(不要在意二福的性别,这只是个象征)。

大概有点意识流。

(1)

微雨的寒夜,破败的东京,没有樱花的街头,被“龙”破坏过的街道,断壁残垣中依稀可见不完整的尸体。分崩离析后开始重组的世界,合作着面对共同敌人的人类和喰种……

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蔓延,互相依偎着的人们在等待黎明的到来。

地下城市的深处,筹备已久的戏剧已经结束,戏剧的主角沐浴着胜利的光辉,有无数看不见的观众在为他呐喊鼓掌,登上王座的金木研,最终也履行了王的职责。

和平开始扩散,包裹着人们的期盼与希望,理想中人类与喰种和平相处的世界……即将到来。

这就是——超和平。

不被他人所期待,亦不被自己期待的孩子,已经完成了走完了他的路程。

而被神选中的孩子,命运的线团已经变了颜色。

旧多二福喘息着坐在地上,呼吸间发出沉重的噪音,衣衫褴褛如下水道的野犬般落魄不已,狼狈的姿态全然不见往日的恣肆张扬,汗水夹杂着血液泅湿头发,黏腻地贴在脸上,混杂着泥土模糊了视线,眼前斑驳的色块光怪陆离,他看到金木研身上的颜色开始融合,最终化为一片雪白,面容渐渐清晰的少女瘦弱苍白,黑色的眼中波光粼粼。

都说人死前所看到的景象,往往是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少女在他面前俯下身来,旧多二福费力扯出一个笑容,嘴角的伤口再次开裂,少女亲吻着他的嘴角,冰冷的手指抚上脸颊。

“二福啊……”

她的声音遥远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又轻又凉,却带着令人安心的温柔祥和,就像往日还在白日庭的时光。

沉淀着这个世界最深最黑的恶意,进行着泯灭人性的实验,为了一己私欲而让整个世界混乱不堪,使人类和喰种的矛盾日益激化。

和修家的牧羊场,被称之为白日庭的囚笼,正是旧多二福诞生的地方。

也是承载了他所有回忆的地方。

天真烂漫的利世,未被污染的牵篱,旧多二福所有的幸福与不幸——皆源于此。

黑暗将声音扩大了无数倍,金木研的声音缥缈不清,旧多二福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少女的脸却愈发清晰。

清晰到……不像真实存在的生命。

可她的身上却还带着白日庭的庭院中最熟悉的花香:“二福想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吗?”

旧多二福刚想开口,喉间的腥甜却吞没了即将出口的话语,细细的血丝顺着下颌脖颈的线条蔓延,将衣领染成鲜艳的红色。

少女轻柔地笑起来:“已经,做完了呀。”

不……还有一件事……

旧多二福抬起手臂穿过幻影,少女的身影碎裂在空气中,像是破碎的镜面映射出的扭曲图案,镜中的少女面目狰狞如妖魔魑魅。

(2)

狭窄的空间里弥漫着书本的陈旧气息,男孩瘦小的身子被禁锢在书架中间,年幼的旧多二福翻动着手中的书本,女孩亲密地趴在他的背上,尖尖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旧多二福伸出手托住她的下巴,他们都是瘦弱的孩子,这种举动就像是脱离了血肉,是骨头与骨头的接触。

作为半人类降临于世,幼年的旧多二福一直生活在白日庭。生活在井中的青蛙,能看到的只有抬头时狭窄的井口,白日庭的孩子们对和修家唯命是从,将自己短暂的生命交付于他们手中,失败的实验产物,唯一的作用只是被当做消耗品使用。

可说到底,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出生,死亡,开头,结尾……

即便是再绚烂的人生,最后也是以死亡为结尾。

“人生的意义,是在于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哦。”牵篱笑着将他压在身下,他们在庭院里打着滚,身上也沾染了泥土和花瓣的味道。

牵篱重重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抱着他的脑袋笑起来:“二福好可爱啊。”

牵篱……也很可爱啊。

作为和修家的嫡系,被神明所宠爱的女孩,这世间所有的光辉,都将聚集在你的身上。

“可说到底,这些东西其实没什么意义吧。和修家,白日庭,就算我真的成为和修家的继承人,那又能怎样呢?”牵篱是这样说的:“成为声名远扬的人,成为受人景仰的人,成为改变世界的人,让所有人都记住你的名字,成为神明一样的存在,这样的人生……大概才能算有意义的吧?”

“你觉得呢?二福。”

从井口飞过的鸟儿,即便见识过真正的天空,最终也是被圈养失去野性。

有关于半人类的由来,短暂到几乎是转瞬即逝的生命,和修常吉将其归咎为祖先的任性。

“很难懂吧?对你来说。”老人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祥和。

“不一定啊。”牵篱说:“生命的长短,有关系吗?”

她甜甜地笑起来,天真又烂漫:“如果二福很早就死去,其实并不是坏事呢。因为二福很可爱,人一旦老去,就会失去活力,变得干枯又粗糙,二福要是变得和爷爷一样,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了。”

“所以呀,要尽早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才行呢。”

“二福想做什么呢?”她问道:“我也来帮二福一起做吧。”

“好啊。”

答应过别人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做到。

旧多二福一直都在为此而努力,为了与牵篱一起成为“神明”。

不管是作为搜查官二福,还是作为喰种“宗太”。他总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一切都做到最好。

因为他必须做到最好。

“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二福真可爱呢。”她说。

但就是这样可爱的旧多二福,他的手里却沾满了无数鲜血,因为即便是神明,也拥有残忍的一面。

(3)

一个世界的诞生,必将以另一个世界的灭亡为开端。而一场戏剧的落幕,也必将以一个主角的出现为开场。

命运的女神开始纺织丝线,将手中的线团缠绕着她们选中的孩子,她们将自己的一部分放进了那个孩子身体,被神选中的孩子开始了他的旅程。

他路过平静的村庄,里面有善良的村民,村民成为了他的同伴。

他路过古老的城堡,里面有食人的恶魔,恶魔成为了他的短剑。

他路过深幽的地穴,里面有守护的圣者,圣者成为了他的老师。

重获新生的孩子,生活在女神的宫殿,他在过去与现在摇摆不定,女神们的线团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彻底成为她们的傀儡。

于是,那个孩子一直都在女神们铺好的路上前行。

他正踩着重重叠叠的尸骨,淌着浓稠腥臭的血河,向着女神们所希望的方向前行。

然后,他抵达了终点。

但那里只有两位女神。

过去,现在,没有未来。

女神们手中的傀儡,挣脱了过去与现在。

(4)

人类都有一种愿望,那就是成为神圣的人。

但和修牵篱从小就知道,她与其他人的不同。

神明之所以被称之为神明,是因为他们有着人类无法比拟的能力,如果以此标准来鉴定,那么和修牵篱,也可以被称之为神。

不是“神圣的人”,而是“神”。

在和修牵篱眼里,每个人,都被三种颜色的线团所缠绕——过去,现在,未来。

直到她见到了旧多二福——这个孩子,没有未来。

不对未来抱有期望的人,未来的线团不会缠绕在他的身上。

同样颜色的过去与现在,被一层层黑色所包裹的男孩,是和修牵篱选中的傀儡。

她将亲手赋予他未来。

赋予他希望,赋予他期盼,赋予他理想,将这个世界上最深最深的爱意交付于他,年幼的男孩从她身上获得了新的生命,对世界的期待,追寻着真理……

人类存在的意义,体现在对他人产生的影响中。

存在于旧多二福身体里的和修牵篱,她的意义,最终也体现在旧多二福身上。

—END—

————————

旧多二福:我就算被金木研摁在地上打,打爆头,我也要用嘶哑的声音喊出——我还没凉!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