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东京喰种】普通的我与不普通的日常(3)

  猫着身子蹭着墙壁慢慢往里走,小心探出头来,巷子里,两个看起来就很油里油气的男人正在骚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低着头看不清脸,但另外两个男人的表情却能看得很清楚。
  确认不是喰种之后我顿时就不怕了,腰板都能直起来了。
  “放开那个女孩!”我怒吼一声,冲到他们面前。
  这种时候首先就不能落下气势,眼神必须比他们还凶狠才能吓退对方。
  大概是看我也不好惹,再加上旁边已经有人被我的声音吸引过来,混混们骂骂咧咧了几句,黑着脸走了。
  “你没事吧?”看着他们走远,我转身问那个女孩子。
  仔细一看她真的挺可爱的,还有点眼熟,就是脸色有点不大好,大概是被吓的吧。
  女孩子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有些苍白的笑:“我没事,谢谢你。”
  果然是被吓到了吧,真可怜。
  
  和她告别之后我继续往小天使家走,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我应该去一趟安定区,能从壁虎手里救下小天使的只有店长了,我记得是店长出门了壁虎他们才敢去偷袭的。
  我吃完午饭,先打开小天使的电脑搜索了地图,查了一下去安定区的路线,然后用纸笔记下来才出门。
  反正我的脑子肯定是记不住路线的。

  安定区的距离不算远,下了电车之后拿着笔记一路问过来,我成功找到了安定区。
  “欢迎光临……柳枝?!”
  小天使明显被我的出现吓了一跳,脸色骤变,一旁的董香视线在我们之间来回扫视,我在吧台前坐下,和小天使打了个招呼。
  小天使一副很震惊的模样,“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肯定是不能说啦。
  “我当然是走过来的呀。”
  “我的意思是你……”
  “啊,您就是店长了吧?”我刻意回避了小天使的问题,冲着从楼上下来的那位老人说。

  店长看起来略有些诧异,却还是和蔼称是,我凑过去说我有话要和他说,店长露出疑惑的神色,然后我小声说了一个名字——
  “芳村艾特。”
  虽然剧情人物都已经模糊了,但论坛上大佬们的讨论分析我以前还是看过不少的,虽然都是一知半解,却也勉强记得一点。
  店长一听到这个名字,脸色瞬间严肃起来,他示意我跟他上去,我冲担忧地看着我的小天使比了个ok的手势,让他放宽心。
  
  “咖啡可以吗?”
  我坐在二楼员工休息室的沙发上,店长将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醇厚的香味在房间里扩散,我道了声谢,看着他在我对面坐下。
  “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店长的声音略带冷意,也是,毕竟一个陌生人跑到自己面前来说出自己从来没暴露过的女儿的名字,不警惕不行。
  但我好歹也是纵览各种番剧之人,于是我严肃了起来,板着一张脸开始瞎扯:“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一名先知。”
  “我的脑海里时常会出现一些东西,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事,我无法控制他们的出现,但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我的幻想,直到有一天……我在现实中也看到了这些……”
  啊啊啊这太羞耻了我要撑不住了。
  不过其实我也没撒谎,这些东西本来就在脑海里啊,谁知道我居然会穿越!

  店长听完我的话,沉默了,我有点慌地揣摩他的神色,但我毕竟说出了一些剧情,以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你是说……艾特会派人来抓金木?”
  我点头,眨了眨眼睛。
  店长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按照记忆回答了,虽然他一开始不信,但当我回答出来并告诉他我的预知能力时好时坏之后,店长反而更相信了。
  
  我们大概聊了很长时间,下楼之后咖啡店里已经开灯,小天使不在店里,董香告诉我有人把他叫了出去,我出门后在外边的巷子里看到他,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子,见到我来了,谈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打扰了。
  小天使侧身之后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脸,暗叫一声卧槽,这不就是白天我救下的那个姑娘吗?
  她向小天使鞠了一躬,路过我时又行了个礼,我有些慌地回了一礼,霓虹的礼仪是真的麻烦。
  她走了之后我问小天使她是谁,小天使没说话,看都不看我,大概是生气了。
  可是生气也超可爱啊!

  我跟着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侧脸,他一路上还真的一言不发,到家之后我憋不住了,把对店长扯的那些再扯一遍,只是隐瞒他的事情。
  “先知?”小天使显然不信,我没办法,看着他说:“我觉得我是为了你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真正的粉丝,永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表白的机会。
  说实话以前最中二的时候我还动过想把小天使名字纹手腕上的心思,只可惜那时候手腕上已经纹了东西,再纹不好看。

  我的话成功缓解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是房间里空调温度太高,小天使脸都红了,他捡起围裙走到厨房打算给我做饭,我抢过他手上的围裙,怎么能让一个不吃饭的人给我做饭呢。
  我做饭的时候小天使没出去,他站在门口看着我,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他过分专注的眼神,心里稍微有种奇怪的感觉。
  
  吃完饭我又想起那个女孩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几十分钟,我实在坐不住了,打算去窗口吹吹风,一打开窗户——
  “嗷嗷嗷哪个混蛋扔的石头!”
  砸!我!脸!了!
  真的好痛!我要是被砸毁容了,绝对不会放过这往人家窗户里扔石头的熊孩子!
  小天使被我的嚎叫吸引过来,他拿开我捂着脸的手:“肿了。”
  气死我了!我要把那熊孩子摁在地上摩擦!

  咬牙切齿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外边黑漆漆的,只有路灯下晕着微光,路上一片寂静,看不到半个人影。
  啧,跑的真快。我呲牙咧嘴关上窗户,小天使拿来毛巾和冰块给我消肿,意外之喜简直猝不及防。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古人诚不欺我。我美滋滋的看着小天使近在咫尺的脸,然后开始数他的睫毛。
  作为一个男孩子,小天使的睫毛确实长到有些过分,他垂着眼睑的时候看起来更加可爱,我……不行我要把持不住了!
  
  “笃笃笃!”就在这种关键时刻,门外突然传来沉闷的敲门声,小天使把包着冰块的毛巾让我自己拿着,跑去开门了。
  来的是他那个和人类谈恋爱的学长,好像叫西尾,他一开口就是问小天使贵未是不是来找过他,看着他焦灼的模样,我终于想起来白天和小天使站一起的那个女孩子。
  西尾将手中的东西举到小天使眼前,“这是我在楼下的路上捡到的。”
  我好奇心突然来了,也凑过去看。
  是的没错,又是月山在搞事,他抓了西尾的女朋友,然后用来威胁小天使。
  这不就是欺负小天使人美心善嘛!太过分了!

  小天使沉默地看完信纸上的内容,然后转头看着我,用不容置喙的语气道:“在家里等我。”
  ……你怎么突然这么强势。
  我被小天使的气势镇住了,下意识点了头,他们出门之后,一个人的房间里安静了很多,我意识回笼,也不敢出去追他们,只好打开电脑玩蜘蛛纸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似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窗外已经大亮,小天使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其他地方看起来好像完好无缺。
  我不怎么记得这一块的剧情,满脑子只有他被壁虎关在青铜树的黑白格子房间,小天使突然紧紧地盯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天使没理我,但视线好歹是移开了,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开始关心他经历了什么。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依照月山的变态程度,万一给小天使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好了。

  “月山他没对你做什么吧?”我凑到他面前问道。
  “柳枝。”
  “嗯?”
  小天使低低的叫了声我的名字,然后不说话,我有点慌,同时也察觉到他换了衣服。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起床吧,我给你做了早饭。”
  小天使说完这话,起身出门,我直觉他真正想说的应该不是这句,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来,甩掉脑袋里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去客厅里吃了早饭。
  
  周末小天使又要去安定区打工,我也缠着一起去了,小天使本来不愿意,但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抿着嘴点点头。
  我一个刚上大学就进化成无业游民的人,坐在咖啡厅玩手机的空暇时间瞥了瞥勤奋工作的小天使,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堕落。
  于是我跑去找了店长,问他我能不能在这里打工,得到允可之后穿上员工服,小天使看着我的眼神又变得一言难尽。
  唉,含蓄内敛的孩子的心思真不好猜。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