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你所期望的存在



4月2号,琲世的生日,非常开心地摸了一篇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作为生贺……


【微量有琲】


我用双手抱住膝盖,而且抱得很用力,可我的身体还是没恢复原貌。远处,人家灯光闪烁,发出朦胧的橘色光芒,看着看着,突然想到自己是孤独一个人。

我听见某家散发出来的咖喱香味,听到狗的叫声,想到他们一家人一定笑得很开怀,我却孤独一个人,不禁潸然泪下。

“谁来陪陪我啊。”

我还活着呢。

我希望有人发现我在这里,发现我正抱着自己的身体瘫坐着。不必跟我说任何话,只要知道我在这里就行了。我疯了似的,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爱我。

                                          ——《葵ぁぉぃ》西加奈子

合上手中的书本,佐佐木琲世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神色,他的睫毛很长,眼帘微闭的时候,能在眼底映出浅浅的阴影。

外面的街灯伫立在寒风中,其他的街灯映照出它们的影子。

佐佐木琲世看着那些橘黄色的灯光,突然觉得很孤独,很想和谁说说话。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挂钟——时针和分针交叠,针尖竖直向上。

凌晨12点。

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睡下了吧。

他又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通讯录,手指在屏幕上划过一个又一个号码,他通讯录里的人不多,全部都是公司的同事,他们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又被新的名字所取代,直到划到最底端,再也无法继续往下。

盯着发光的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佐佐木琲世又将它倒扣回桌上。

他没有在深夜里还能打去电话的人。

佐佐木琲世在CCG内的身份很特殊,部分搜查官甚至将他当做“喰种的同伴”之类的存在,对他极为仇视,佐佐木知道,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更多的是——

他总是对喰种手下留情。

佐佐木琲世无法让自己变得心狠手辣,他在追捕喰种的过程中从来都做不到像有马先生说的那样,他无法单纯地将喰种这种生物当做野兽,或许正如同下口上等所言——

【你是他们的同类吧。】

有马先生……一定也对他很失望吧……

一直以来,有马先生都是他最为仰慕的人,不管是曾经他还在那个冰冷囚室的时候,还是后来他进入CCG开始工作,有马先生始终像父亲一般给予他温暖与关怀。

有马先生一直都在期待着他的成长,他曾经将他带回办公室,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不要和喰种说话,也不要对喰种手下留情”,但他仍然无法让自己狠下心来。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有马先生。

那双毫无波动的眼睛里,透不出任何感情。

佐佐木琲世木然地再次翻开桌上的书本,窗外的路灯还在亮着,与佐佐木琲世房里的台灯,似是在交相呼应。

※※※

已经是成为搜查官的第二年,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作为有马贵将的弟子,佐佐木琲世俨然已经被整个CCG默认为下一任的「死神」。

佐佐木琲世坦然接受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试探目光。年轻的准特等搜查官一头漆黑的短发,如同墨鸦的翅羽一般深沉。他的鼻梁架着与有马贵将同样款式的无框眼镜,冰冷的镜片阻绝一切温度。

他已经越来越像有马贵将了——这是局内人员一致的看法。

而有马贵将,是最孤高的存在。

佐佐木琲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双眼睛,他看着那双眼睛,自己眼中的波动也在逐渐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说——

【那是黑色死神。】

看啊,有马先生,我已经做到了……

我已经,成为你所希望的存在了。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