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药婶】无望之爱

*一个女审神者与药研藤四郎的爱情故事

*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手……
  
*我永远喜欢药研藤四郎.jpg

  “大将,您……有喜欢的人吗?” 

  栗花落正坐在木质的檐廊上,琢磨着庭院里那棵巨大的树到底属于什么科什么种的时候,药研突然跑到她面前,问了这个问题。

  “嗯?”栗花落将视线从大树转向面前的短刀,有些不大明白他的意思。“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呢?”

  药研向来成熟稳重,做事情也干净利落,虽说身为短刀,却也颇受栗花落的器重,经常被栗花落设为近侍,惯例的审神者集会她也经常是带着药研一同前往。

  正因如此,这个问题从药研嘴里说出来难免让栗花落有些心惊,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些刀剑们因为和审神者太过亲近而生出了逾矩的心思,然后酿成惨剧的故事。

  栗花落一直都记得她们围在一起听着年长的审神者回忆自己年轻时,她的某个朋友被自己本丸里刀剑们囚禁,最后与他们同归于尽的往事。

  对于她们这些新上任的审神者而言,这只是一桩奇闻异事,但对于年长的审神者而言,这是她年少遗憾的过去。

  “我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她的刀剑们看她的眼神那么明显,我要是……”

  年长的审神者声音越来越低,虽然她没有说完,但栗花落已经能猜出她后面的话了——我要是向管理处举报了他们,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吧。

  所谓的管理处,即是用于处理审神者们的杂事而设立的管理科,小到哪个审神者心里受挫需要安慰,大到哪个本丸出现暗堕迹象,统统可以去找管理处,简而言之这就是个意见箱一样的存在,将各种各样的琐事收集之后分好类,然后分到确切的处理科室,由他们派出相应的工作人员,该安慰的安慰,该清剿的清剿,对于审神者而言十分便利。

  审神者大多是年轻的女性,这是因为刀剑们的状态会受到审神者灵力的影响,而年轻女性身上的灵力纯净温和,更加适合审神者这个职位。时之政府在招收年轻的小姑娘为他们工作的同时,自然也要尽可能保证她们的安全,战斗什么的不用让她们亲自前往,她们要做的只是坐在本丸里为刀剑们提供足以活动的灵力,偶尔通过与刀剑们的契约了解一下战况。

  这种轻松又稳定的工作深深地吸引了大批人报名,而真正通过检测确认灵力适合当审神者的人却并不多。

  栗花落十分幸运地擦着及格线被放了进来,成为了一名咸鱼审。

  活动什么的都是随意,每月任务尽量完成,审神者集会不得不参加,常规报告能拖就拖……

  总而言之,除去迫不得已要做的事情,栗花落向来都是能偷懒就偷懒,每天的日常就是卧室、檐廊、饭厅三点一线,可谓是潇洒至极。

  大概是神明也看不下去她这种样子了吧,栗花落表示最近很头疼,头疼到连平日里最喜欢的梅子饭都少吃了一碗。

  “主人,你不吃了吗?”

  坐在栗花落身旁的乱有些奇怪,平日里明明每顿都能吃两碗饭的主人,最近几天却变成了一碗,这着实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其他的刀剑们也察觉出了不对劲,不仅仅是食量,审神者最近的行为举止也变得有些奇怪,以往再怎么不想动也偶尔会在院子里走动一下的审神者现在几乎不会踏出房门了,甚至有时候连吃饭都是让近侍们送到房间里面去。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正当众刀暗自揣摩着审神者心思的时候,审神者突然宣布了一件事情——

  “我要回家了。”

  ???

  回家……是什么意思?

  栗花落环视一周,刀剑们脸上神情各异,但无一例外都透露出震惊,在他们的千言万语冒出口之前,栗花落逃也似的离开了饭厅。

  自从那天药研问了她“喜欢的人”之后,她越想越觉得害怕,每天躲在房间里,打开电脑跑进审神者论坛逛来逛去,又和自己在审神者会议上认识的其他审神者们明里暗里地打探着这种情况——

  “不如回家吧?”

  一个同样上任没多久的审神者给了她建议,栗花落这几天就是在想着这个,想到茶饭不思。

  最后,她还是做出了决定。

  虽然很喜欢审神者这份伟大(可以光明正大偷懒)的工作,但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她还是觉得该了断就得了断。

  在决定向时之政府递交辞呈的时候,栗花落坐在大厅里看着来来往往穿着现世衣物或者巫女服的审神者们带着自己的近侍出入大厅,心情有些酸涩。

  要说完全不留恋是不可能的,人非草木,在这几年的朝夕相处中,她也与刀剑们缔结了深厚的感情,那些温暖美好的日子真实存在于她们的过去,她真的能就这样离开吗?

  越想越舍不得。

  栗花落坐在大厅里吧嗒吧嗒地掉眼泪,而后开始号啕大哭,惊得刚好从她身边路过的女审神者脚步一顿,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你没事吧?”

  女审神者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刺激到这个小姑娘。

  “呜哇!!!我……我不想……”

  不想什么……

  女审神者顿时脑补了诸如灵力消散被劝退、刀剑暗堕被清剿、本丸受损被溯行军攻击之类的惨剧,以为她是因为意外而即将失去审神者身份。

  不过她确实是即将失去审神者身份,只不过不是意外。

  当女审神者好不容易等到对方安静下来,讲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她沉默了。

  你他妈是智障吗?

  戏这么多是哪个戏精大学毕业的?

  良久,女审神者再次开口:“既然不想离开那就不要辞职不就好了?”

  “可是……万一……”

  “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万无一失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人类的生命在付丧神的眼中短暂到可怕,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会对人类产生感情,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栗花落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为什么呢?”

  女审神者看了一眼身旁的近侍,脸上不自觉地挂上了笑容,“因为啊,爱是无法控制的呢。”

  ……

  女审神者没再多说,带着自己的近侍走了,只留下栗花落坐在大厅里,她听到工作人员在叫自己了,但身子却动弹不得。

  可怕的念头侵袭了她的头脑。

  为什么她会觉得药研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就是喜欢自己呢?

  为什么她会将那个年长审神者的故事记得那么清楚呢?

  为什么她会在大厅里哭的如此伤心呢?

  为什么……

  栗花落看着自己的掌心,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因为她喜欢药研。

  并非是害怕药研喜欢她,而是害怕药研不喜欢她。

  自作主张地将对方的提问判定为对自己产生了想法,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不可示人的私心。

  她害怕有一天自己的私欲会被发现,与其这样,还不如带着“药研喜欢我”这样的念头回到现世。

  不可结缘。

  人类和付丧神。审神者和刀剑。

  这种感情是不对的。

  可是在心中翻涌着的感情不断侵蚀着心脏,那个人的名字、刀纹、黑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眸、以及他在庭院里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模样,全部刻印在了栗花落的心上。

  几乎所有的刀剑都以为她坐在檐廊上是为了看那棵巨大的树,几乎所有的刀剑都以为她在庭院里走动是因为坐久了太累。

  但事实上,不管是在檐廊还是庭院,她都只是想多看几眼药研。

  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落入栗花落的眼中都是那么的美丽。

  她发了疯似的追寻着他的身影,却又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不可结缘。

  这份爱如同燃烧着的火焰,它已经烧掉了栗花落,正在往药研蔓延,栗花落意识到了这一点,药研那天的提问只是她为自己找的借口。

  如果再不离开,药研就会发现了。

  发现审神者对自己抱有这样的感情,他会怎么办呢?

  栗花落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对于她而言,只要能远远地看着对方,能在他处理公文时默默地陪着他,就已经足够了。

  就这样,带着“药研喜欢我”的念头离开吧。

  栗花落起身将手中的辞呈交给了工作人员,不消片刻,她已经被带往了现世。

  过去的一切如同黄粱一梦,面前的车水马龙恍若隔世。

  对于栗花落而言,药研是她曾经喜欢过的人。

  对于药研藤四郎而言,栗花落是他曾经的大将。

  这世上并非所有的爱情都会开花结果。

  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大约16天左右,边开边落之花,在这短暂的时光中绽放,而后绚丽地消亡。

  庭院里的那棵树,一定是樱花树吧。

  对于栗花落而言,这样炽热而真挚地爱过一个人,这样疯狂而绝望地爱过一个人,已经足够了。

                    END.

        ——————————

樱花的花期是百度查的,虽然一直都知道很短,但是才知道居然短到只有半个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