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梦一百】奥菲利亚之死

        cp是雷文×奥菲利亚(大概)这要是不写在前面我怕被打。

        雷文不管日觉还是月觉我都不满意结局,于是决定自己续一个,我始终相信雷文和奥菲利亚才是真爱。 

        公主受到国王的邀请来到了晚霞之国蕾贝尔塔,为了迎接公主的到来,国王命人举办了晚宴。

        晚会是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上举行的,上面开着许多不知名的白色小花,零星的点缀在原野上,还引来了些许萤火虫。

        那天晚上的星光格外美丽,在宴会上,公主结识了蕾贝尔塔的王子——雷文。

        公主偷偷地打量着他,一袭修身黑衣,上面没有任何多余的颜色花纹,简洁明了却极衬他的身材,黑色略长的短发微微卷曲,落在有些苍白的脸颊,公主看见了他鲜红如鸽血般的耳饰——

        就像是沉睡多年的吸血鬼贵族,带着冰冷而致命的诱惑。

        但即便如此,那也是个很英俊的男人,就像幼时她看的童话书中所描绘的王子,高贵而优雅。

        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悲伤,更为其增添了独特的魅力。

        星光照耀在原野上,穿着华丽的贵族们在精心装点的桌边谈笑着。

        公主坐在雷文的对面,看着他往自己的左手边的空位前摆了一个杯子,然后往里面倒入蜜酒,星辰色的液体缓缓流淌进杯中,在星光下显得格外美丽。他又从怀中掏出一枝白色的花朵,轻轻放在了酒杯前。

        “奥菲利亚,你最喜欢的花又开了……”

        雷文的眼中带着深沉的悲伤,虽然就坐在他的对面,公主却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远不止一张桌子。

        不止如此,公主看着他身侧的空位,她竟看到了一个朦胧模糊的人影,分明连身形都看不清,公主却莫名地觉得对方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甚至还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但那笑容不是给她的,而是给雷文的。

        公主神色恍惚,觉得自己大概醉的不轻。

        可她分明没有喝酒,难道是受了宴会酒气的影响吗?

        她自己也不明白,目光却无法从雷文身上移开,雷文望向那个座位的眼神令她目酣神醉,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种奇异的色彩中,氤氲馥郁。

        ‘真美啊…’

        公主看着雷文,她的记忆只是停留在此,连自己是怎样离开晚宴都不大记得了。

        一整晚,雷文看向那个空位时的神情都在公主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第二天一早,公主刚换好衣服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拉开房门,门外站着的俨然是雷文。依旧是那张英俊的面孔,却不同于昨晚的那种神采。

        “父王让我带您到城中参观。”

        “麻烦您了。”

        双方的交流十分生硬,公主也没多在意,她去过太多国家,见识过太多人了。

        这时,一个小影子从雷文的背后跳了出来,“哥哥大人,真好啊,我也想去。”

        “克劳德?你什么时候来的…”雷文僵硬的表情开始松缓下来,“比起这个,听说你没有吃早餐,去吃点什么吧。”雷文把手放在克劳迪亚斯的头上,温柔地说。

        目送克劳迪亚斯一蹦一跳地跑开,公主和雷文一同来到了城中。

        公主对店里的一些小东西十分感兴趣,而雷文却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只是安静地看着公主穿梭在街道上。

        在公主开始觉得有些无趣时,雷文提议到街边的咖啡店去。

        他们坐在咖啡店中,雷文十分绅士地为她点了菜,“为您点了三明治和烤牛肉,可以吗?”

        公主注意到他的面前只有一杯咖啡,“您不用吃点什么吗?”

        “不了,我只需要这个…就够了。”雷文的神色又开始变得落寞起来。

        就像昨天晚上那种感觉!

        公主敏锐的察觉出了雷文的语气中带着的色彩,像是自责,又似乎包含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她将手伸向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强劲有力地跳动着——是她的心脏。

        当天下午又下起了大雨,在回王宫的路上。这雨来的猝不及防,周围又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迫不得已只得继续赶路。

        雷文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公主的头上,自己却像是自虐般暴露在大雨之下,公主看着身旁的雷文,那种感觉愈发强烈。

        夜里,回到王宫的公主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安眠,想着雨中的雷文,她终于起身披了一件外套,准备去找雷文。

        夜里的王宫十分安静,只有墙壁两旁的壁灯闪烁着微弱昏暗的光,公主畅通无阻来到雷文的卧室前,正打算敲门。

        “您应该稍微在乎一下自己的身体。”

        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公主放下了抬起准备敲门手,侧耳稍稍贴近了房门。

        “不需要,奥菲利亚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都是我的错,明知道奥菲利亚身体不好还带她出去让她淋了雨……”屋内传来雷文痛苦的声音。

        “所以她才会在回来以后生病死去……”雷文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

        奥菲利亚……吗?

        真是个十分美丽的名字啊,公主想起昨天晚宴上雷文对着他身侧空位露出的神色,心里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壳而出。

        站在门外的公主终于明白,自己从雷文身上所察觉到的东西,那种迷惑着她的感情,正是——「雷文对奥菲利亚的爱」!

        雷文深爱着死去的奥菲利亚,而她却是被这份爱所吸引,沉浸在他们的感情中无法自拔。

        「真美啊……」公主由心而生出真挚的感叹,即使一方已经死去,但是他们之间的爱情依旧能使他人沉醉。

        终究还是未打扰房中的雷文,公主独自回到房间,睡梦中似乎见到了传说中的「奥菲利亚」,那个美丽温柔如白花般的女人。

        第三天,公主在花园中遇到了雷文的弟弟克劳迪亚斯,对方却以一种十分悲伤的语气对其发出请求:“公主殿下,请您救救哥哥吧!”

        公主十分不解:“救救……雷文殿下?”

        “哥哥一直无法忘记奥菲利亚姐姐,他打算等我到了能继承王位的年龄后便自杀……”

        生者不仅要承受孤独,更要承受死者的痛苦。

        公主十分同情克劳迪亚斯,但同时她也有些生气。

        他这么做,是在侮辱雷文和奥菲利亚的感情!

        “克劳德,如果你真的在乎雷文殿下,那就不应该去阻拦他。”

        公主近乎冷酷的声音传入克劳迪亚斯的耳中,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公主,红肿的眼眶中泪水不停地打着转,却甚至连流下的力气都没了。

        公主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却被他愤怒地将手挥开,他看向公主的眼神甚至带起了一种名为「仇恨」的感情。

        公主看着他跑远的身影,眼神中没有一丝感情。

        第四天,今天是公主离开的日子,国王和王后带着两位王子来为她送行。

        克劳迪亚斯牵着雷文的手,一脸不甘情愿,雷文一如她来时挑不出错处。

        公主无视了克劳迪亚斯,对着雷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上了马车。蕾贝尔塔的王宫离她越来越远,几人的身影也逐渐消失不见。

        雷文目送她的马车远去,牵着克劳迪亚斯返身回到王宫。

        几年后,公主在特洛伊美亚的王宫中翻看着最新的文件:晚霞之国蕾贝尔塔新继承人——克劳迪亚斯。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