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杂食无差党,注意防雷。有金是初心绝不退坑,二福是真爱一定要嫖。
◆欢迎勾搭。

【有花】无法触碰的爱



有马贵将和三波丽花明明这么般配为什么没有人站这对CP!


更过分的是三波丽花居然连TAG都没有!!!


有花多么好听啊!!!



  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诚清高等学校的校园中也种了许多樱花,风一吹便纷纷扬扬地落下,俏皮地留在路过学生的身上。 

  三波丽花踩着落下的樱花走在校园中,茶色长发随着她的脚步飘荡着,显得十分富有朝气。

  今天也是安静而平和的一天呢,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湛蓝的天空。

  上课铃响了,老师抱着讲义进入教室,三波丽花瞥见自己身旁空了两个座位。

  她的视线随着空位一路移到一个蓝色头发的少年身上,他没有翻开课本,但即使这样也能跟上老师讲课的节奏,因为他凭借着记忆背下了书上的内容。

     真是令人羡慕的天赋。

  事实上三波丽花的成绩也很好,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努力,她珍惜着每一天能够待在学校的日子,她喜欢「平时勤奋学习,在空闲的时间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乐」这样的生活。

  但她没有朋友。

  并非是不想和同学们成为朋友,而是不能成为朋友。

  她无法吃人类的食物,一旦被发现会就变得很麻烦。

  她是——「喰种」。

  以人类为食的,只能生活在黑暗阴影中的生物。

  有人打断了老师讲课的声音,从门口进来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高大少年,他大摇大摆地在空位上坐下,正是在有马贵将的左手边。

  三波丽花多看了他两眼,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明明拥有那么多东西还不珍惜的人。

  不再看他,她重新将目光移回老师的身上,一边听着一边记着笔记,只是没过多久老师讲课的声音又被打断……

  那个染着黄头发的人,富良太志。又是他!

  他正抓着有马贵将的领口,举起拳头对准了他的脸。

  老师生气地把他赶出教室,三波丽花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更讨厌了。

  在学校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放学后学生们收拾好东西前往自己所参加的社团,三波丽花参加了美术社,离开教室前她看到有马贵将背起了小提琴的盒子。

  他参加的是音乐社吗?三波丽花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



  今天的社团活动很晚才结束,她回家的时候因为想抄近路而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察觉到有喰种在楼上看着她,似乎是将她错认为人类了。

  那就稍微配合他一下吧。

  三波丽花一副柔弱少女的模样被对方掐住了脖子,正当她觉得差不多可以反击的时候,有人先跳了出来。

  她定睛一看,是富良太志和有马贵将。

  他们怎么会待在一起?

  三波丽花紧闭双眼做出人类少女该有的样子,装作晕倒。但她同时也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现在正是初夏,那人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夏季校服传达到她的身上。

  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有马贵将将三波丽花放到富良太志身边,留下一句“她只是晕过去了。”便转向那只喰种。

  三波丽花适时地在他即将处理掉对方的时候「醒来」,看到他拿着库因克砍下了那只喰种的赫子。

  有马贵将是「喰种搜查官」。

  三波丽花心情有些复杂。

  但她还是在富良太志说要一起调查「灯笼」时自告奋勇一起帮忙。

  那之后,三人经常在学校顶楼的天台上碰面,三波丽花给他们看了自己收集的资料,分析着「灯笼」可能出现的区域。

  她转头看着有马贵将,他正认真地看着她带来的笔记,微风拂过他的头发,有几缕落在了他的眼镜上遮住了视线,三波丽花不自觉地伸出了手……

  有马贵将躲过她伸来的手,自己撩开头发。

  她讪讪地收回手,将视线也移到楼下,下面的樱花开得正是绚烂。       

  要是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有马贵将不许她一起跟他们去追查「灯笼」的踪迹,理由是带着她太危险了。

  三波丽花心里一颤,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含义。

  但最后,她还是去找了13区另一个强大的喰种大守八云合作,以「灯笼」的身份。

  她利用富良太志将有马贵将引到废弃大楼,大守八云将富良太志拦在了一楼,她和有马贵将上了二楼。

  在那里,她伸出了自己的赫子,在有马贵将面前暴露了自己喰种的身份。

  她在有马贵将面前笑得十分肆意猖狂。

  “我啊,最讨厌那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了。”

  “所以我杀了那些人,他们都该死!”

  三波丽花挥舞着赫子攻向有马贵将,最后却被对方贯穿了腹部。

  她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倒在地上,感受着自己的生命在逐渐流逝。

  她将视线移到有马贵将脸上。

  有马贵将神色漠然,看不出任何波动。

        他似乎永远都是这副样子,这副对什么东西都不上心的样子。

        不管是当初在教室里上课,还是被富良太志提起领口,亦或是和她们一起在天台透气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从未变过。

        亦或是,在她面前从未变过。

        三波丽花觉得有点不甘心。

  “快要考试了啊,我明明,复习了那么久……”

  我明明,那么努力想过普通的生活……

  泪水不受控地涌出,就像腹部的伤口也不受控制地涌出鲜血。

        富良太志也从楼下赶来,他惊慌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三波丽花,愤怒地提起了有马贵将的领口。

        正如同那天在教室里。

  有马贵将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和得知三波丽花居然是喰种后满脸不可置信的富良太志形成鲜明对比。

        三波丽花终于觉得高兴了一点,看富良太志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在他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她说出了一直都想说的话。

  “你也作为喰种活着试试看啊!”

        作为喰种,体会我所承受的一切。

  三波丽花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富良太志,幸村1/3再次穿透她的身体,在富良太志颤抖的手中,她永远闭上了眼睛。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多年后,有马贵将坐在CCG大楼的办公室,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下面的景色,思绪却飘回年少时的学校天台。

  蓝天白云之下,茶色长发的少女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END.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