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灯

◆现在的真爱是光哥了,因为倾家荡产也没有出鬼切。
◆欢迎勾搭。

【有金/有琲】穿过硝烟弥漫的天

新手司机上路,标题来自91Days,因为觉得很合适就用了这个。
有金已经冷的差不多了只好自割腿肉。库克利亚之前的都是漫画的内容,想铺垫一下结果不小心铺多了,后面又想过渡一下不小心也过渡长了,我的本意明明是开车啊,是船戏啊!!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个鬼样子了,而且写的时候满脑子的「琲世是有马的宝贝……」
对不起一不小心话多了。
下面是正文:

        ‘英死了。’这个事实深深地刻在脑海中。

        金木研漫无目的地前行,仿佛想要驱赶笼罩在心头的不安。

        面前的白发青年伫立在花坛中央,脚下踩着的土地上开着绚烂的花,带着成熟与腐败交杂起来的味道。

        谁也没有说话,金木研看着青年,分明没有人说明,他也没有自报家门,仿佛从零散的拼图东拼西凑出来的答案……

        CCG的「死神」,「不败的喰种搜查官」……

        在那一刻,便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有马……贵将。”

        得出这一答案的金木研的眼神终于再次有了波澜。

        为什么美丽的东西,总让人更容易联想到‘死亡’而非‘生命’呢?

        不可思议的,金木研觉得对方很美丽。

        在对方面前失神的金木研并未察觉到,对方其实根本不是站在花坛上,脚下所踩着的也不是花朵。而是数之不尽的尸体。

        早已丧失战意的金木研,努力地想用憎恨重新点燃,然而比起所谓的悲伤、愤怒,更多的是绝望。因为他明白,自己也将成为他脚下的尸体中的一员。

        无数念头在头脑中交错混杂,恍惚间居然听到了英的声音,“金木,全力战斗吧。”

        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IXA从腹部穿入,刺穿了金木的身体,鲜血从伤口渗开。有马贵将的动作根本不是肉眼所能捕捉的存在。挣扎着想要继续战斗,却再次被有马贵将所击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从金木口中喊出,IXA从后脑穿入,直接捅穿了左眼眼眶。

        赫子从背后伸出,缠绕在IXA上,猛然间将其拔了出去。常人所不能忍耐的痛苦仿佛要将他撕裂。

        口中喊着有马贵将的名字,意识却开始模糊起来。

        “阿依努…老叟…

        白、白眉熠熠,白须悬垂,铺陈茅草叠,簌簌覆屋外,穆然虾夷织…

        短刀於手,盘坐,研磨,目光凝重…

        虾夷岛之神,古传神后裔,

        逐步毁灭,行尸走肉,

        仲夏烈日,炫目迷离,

        唯剩游丝吐息——”

        “很美。”

        “白秋写的……”

        “……哦,是吗……”

        外面传来雨声,“这里再往前,是不会让喰种进入的。”有马贵将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最后一击,彻底击碎了金木的防御,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有马贵将走近:“对了……”

        IXA再次戳进空洞的眼眶:“我需要,新的库因克。”

        意识彻底进入一个新的空间,不知从何处传来数数的声音,金木研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那是十分熟悉的,以前的家。在自己身为人类时的住所,母亲还活着的时候……

        库克利亚

        空旷的房间里,白发青年跪趴在地上,口中呢喃着令人不解的词句。门外传来嗒嗒的脚步声,青年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来人。

        “他一直这样吗?”有马贵将透过铁栏看着里面的金木研。

        “是的,我们给他注射了rc抑制剂之后他就是这幅样子了,应该是……”说着研究人员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有马贵将:“那一战的时候伤到了脑干。”

        “……”

        研究人员自觉地留下了钥匙离开,有马贵将打开牢门走到金木研面前,一瞬间赫子从后腰冒出朝他刺去,青年迅速地朝门口跑去。

        只是没走几步,赫子被人砍断的痛苦瞬间侵袭了青年的意识,已经差不多长好的赫眼就这样暴露在有马贵将眼中。

        他倒是没有生气:“即使意识已经混乱了还是想跑吗?恢复力倒是不错。”

        蜷缩在地上的青年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他的身体不自觉地抽搐起来,双手捂住自己的左眼,毫无规律的词句从口中蹦出,本能地恐惧着眼前的这个人。

        有马贵将沉默地看着他,空旷的房间里只有青年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面前的青年带着特殊的魔力,有马贵将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在寻找着的东西。

        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就像悬在头顶的利刃,一旦落下必定会带来巨变。他迫切地需要一个继承者,一个能够继承他意志的存在。

        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库克利亚,有马贵将带着满手血迹离开了库克利亚,房间里的金木研后腰一片血肉模糊,左眼也是空空如也。

        很快,研究人员进入房间为他包扎好伤口,按照吩咐注射了加倍份量的抑制剂。

        有马贵将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脱下白色的风衣,把箱子放进书房里。打开旁边房间的门,床上躺着一个身材单薄的青年。睡梦中的青年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有马贵将走到床前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原本已经停止生长的干枯苍白的头发开始继续生长,只是长出来的都是普通的黑发,形成现在这幅黑白相间的样子。

        “有马先生……”青年睁开眼睛,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有马贵将顺势坐上了床半搂着青年,让他能靠在自己的怀里:“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就是…很困,困到睁不开眼睛。”从怀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青年醒来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

        有马贵将对于青年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蜈蚣」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赫眼也变成了普通的眼睛,抑制剂有效地控制住了这些。青年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类,再过不久,他就可以重新生活在青天白日之下

        ——以「佐佐木琲世」的身份。

        约莫是所谓的“雏鸟情节”,失去记忆的青年对有马贵将十分依赖,剥掉属于喰种世界的血腥与残忍,剩下的只是柔软而温暖的心。

        药物的副作用带来的是极度的嗜睡和意识的混乱,一开始的时候,即使在睡梦中,青年依旧保留着攻击的本能,排斥着一切靠近自己的人。却又像只可怜的小狗般蜷缩在角落里,守着自己的那一点点地盘。

        但是「蜈蚣」可不是什么小狗。

        唯一能靠近的只有有马贵将,并非是有马贵将有着温和能安抚人的特征,只是因为他太强了,其他人不敢靠近的意识混乱的「蜈蚣」,在他眼里和普通人并无二致。

        在有马贵将怀里安静下来的「蜈蚣」,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怀抱。在熟悉而温暖的怀抱中醒来的青年迷茫地发出疑问:“我……是谁?”

        “你是「佐佐木琲世」。”抱着自己的男人如是说。

        “「佐佐木琲世」……我是……佐佐木……琲世。”青年低声呢喃着:“那么,你是谁呢?”

        “有马贵将。”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很好地安抚了不安的青年。

        有马贵将顺理成章地将佐佐木琲世带回了家,即使失去了记忆,在某些爱好上也还是没有改变,有马贵将经常在下班回家时为佐佐木带一些书籍,让他能在他外出时安静地待在家里。

        时间逐渐流逝,「佐佐木琲世」的状态也越来越稳定。某天有马贵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佐佐木。

        佐佐木笑着说:“有马先生,欢迎回来。”

        这是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温暖,是从小在庭长大的有马贵将未能拥有过的平凡日常,这大概,就是「家人」吧。

        “我看到书上有菜谱就试着做了,因为尝不出味道,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在佐佐木期待的眼神中尝了一口卖相还算不错的菜品,入口……果然没有辜负它的卖相:“很好吃。”

        有马贵将虽然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从眼神中透露出的温柔之意却是十分真实的。

        “有马先生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带一些其他的菜谱回来。”得到对方认可的佐佐木的声音带着掩盖不住欣喜。

        “琲世,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可以出去了。”

        “出去?”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

        “我给你的资料,你也看完了吧。”

        有马贵将之前给了他一堆有关于喰种和CCG的资料。

        “嗯。”

        “到时候我直接带你去CCG报道,你之前就已经快从搜查官学校毕业了,只是中途出现了一些意外。”

        这是有马贵将编好的说辞,「佐佐木琲世」只是「佐佐木琲世」。

        “……”

        佐佐木愈发低落,去了CCG之后,要和有马先生分开了吧……

        「不……不想分开,有马先生……」

        “有马先生……”佐佐木低着头轻声道:“我不想和您分开……”

        有马贵将刚想开口解释,对面的佐佐木已经拉开椅子跑到他面前,微张的口倒是恰好给佐佐木提供了便利。

        柔软的触感侵蚀着神经,佐佐木毫无章法地吻着有马贵将,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了。不可避免地咬破了有马贵将的嘴唇,佐佐木舔舐着破皮的地方,鲜血的味道传入口中。

        「有马先生的味道……好香……好想……」

        察觉到变化的有马贵将拉开佐佐木,却被其一把抱住。佐佐木琲世大张着腿坐在有马贵将的腿上,双手搂着有马贵将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之前佐佐木的状态还不稳定的时候有马贵将经常这样抱着他,就像父亲抱着自己年幼的儿子。

        有马贵将心里叹了口气,还是将左手放在了佐佐木的背上,右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像是在给小动物顺毛一样。

        熟悉的怀抱和姿势给了佐佐木极大的安全感。这些日子里,随着意识的逐渐清晰,有马贵将和佐佐木的亲密接触越来越少。

        「有马先生已经很久没有抱过他了。」

        有马贵将在有意地疏远佐佐木琲世,「佐佐木琲世」不能是只会躲在别人怀里的胆小鬼,他是有马贵将亲自挑选的继承者,是有马贵将的——「希望」。

        但是,果然还是无法完全狠下心啊。

        这么多年来,佐佐木是唯一和有马贵将如此亲近的人,他亲手创造了他,一步一步地引导他,看着他逐渐成型。

        「佐佐木琲世」诞生于「有马贵将」之手。

        有马贵将抬起佐佐木的头,在他错愕的眼神中低下了头。

        然后就是带有敏感字的内容了………

        轻轻地将佐佐木放在床上,街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有马走到窗前为其拉好窗帘。

        在佐佐木的额头落下一吻:“晚安,我的……琲世。”

        —END—

       

评论(10)

热度(124)